兵团的心

大漠埋不了这颗心,流沙卷不走这颗心 每一次听这首歌都会触动我心灵深处的,是激动,也是感动。

岁月长风吹走了浮沉,信念化作了胡杨林,就是因为这样坚强的信念,才使得天山南北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人们的也逐渐从满足物质需求上升到精神需求,生活条件得到极大的改善,居住环境也从曾经的地窝子、土房子变成如今拔地而起的座座高楼大厦,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团场,宽敞干净的柏油马路,绿树环绕的居民小区,空气清新的美丽公园,随处都展现出现代化的设施,从老人们的脸上不难看出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。

我出生在80年代,生长在南疆的一个小团场,虽然没有经历过60年前兵团人的艰苦生活,但30年前后的变化真真切切地让我感受到了兵团几代人的付出是值得的。我从小就呼吸着连队的空气长大,耳听目染了那时候的生产生活。很多老一辈人或许没能看上如今这美丽的天山南北,但他们的情他们的血见证着他们的付出,一个兵团人的心,作为兵团的子孙,我们将世代传承他们的精神。

一辆毛驴车便是让人羡慕的交通工具。下地、拉草、拉棉花、等等,总之毛驴车在一个家里的重要性还真没法比喻。在南疆赶集都叫做 赶巴扎 ,当时我家距离团部有三十多公里路,因为没有交通工作,我们很少去。可能就是因为很少去的原因吧, 赶巴扎 总是让人向往,每到逢 巴扎 的那一天,连队上的维吾尔族大妈大爷们穿戴整齐,套上自家的驴车,用木头做成的车架子,上面还雕刻着很有民族特色的图案,看上去美极了,一车人大人小孩能坐七八个,我们只有眼巴巴的在那看着,羡慕、渴望的眼神总会让维吾尔族大妈大爷和蔼地朝我们笑笑。

去年,北疆的团场不知怎的又开始兴起了 赶巴扎 ,不得不将我再次带回二十多年前和家人第一次赶巴扎的回忆之中。

二十多年前,父母投奔老乡来到南疆的一个小团场。距离团部三十多公里,路上的土估计也有二三十公分那么厚,即便是这样也没能打消我们对 赶巴扎 的向往,在我和哥哥的再三央求下,父母终于答应我们再逢巴扎的时候带上我们,那个时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件大事,因为没有驴车,我们只能步行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也能碰上好心人载我们一程。

日思夜盼的巴扎天终于到了,天还没亮,我们一家四口就出发了。我们沿着公路一直朝团部方向走,一边走一边对新疆的广袤赞叹不已。路似乎越走越长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们都口干舌燥,就在旁边的大渠里喝些水解渴。不知道还有多远,虽然我们被晒得黝黑黝黑的,但一想到 赶巴扎 ,劲儿就又上来了。终于看到拐弯的地方了,心想拐了这个弯兴许就到团部了。这时一辆马车从后面走来,本想将马车拦下拉我们一段路,至少我和哥哥能坐上也好,结果马车上坐满了人,爸爸向赶车的维吾尔大爷打听团部还有多远,维吾尔大爷那声 哦 亚达 。一听到他那个 哦 字拖得那么长,爸爸似乎多少明白了我们估计最多也只走了一半儿的路程。多么希望能有一辆55拖拉机车把我们拉上,可令人失望的是不仅没有拖拉机,就连马车、驴车也再没有看见。

正在我们准备继续步行往前走的时候,突然传来几声赶车的声音,果然,一辆驴车从后面来了,而且除了赶车的人再没有其他人坐,这回有希望了,远远地,爸爸就开始摆手,赶车的还是一位维吾尔大爷,看见我们,大爷将车停下来用生硬的汉话说: 团部去吗? 我们赶紧点头说是, 上来吧 ,他说。终于我们的又高兴起来了。一路上,维吾尔老大爷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汉话,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和他有说有笑的,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,我和哥哥都在车上睡着了,一阵喧闹声惊醒了我们,原来到团部了。睁眼一看,向往已久的巴扎就是摆了一排地摊,说不出的感觉,在以后的日子里,再提起 赶巴扎 ,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兴趣。

尽管很多年过去了,但那段记忆如今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。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也整整五年了,我果断地选择了留在兵团的基层,我熟悉这里的一切,就连连队的气息仿佛还如当年那般熟悉。尽管也向往过城市里的灯红酒绿,但最终还是坚守了我的选择,因为我有一颗对兵团不离不弃的心。每每与老公闲聊说道小时候团场的生活时,我似乎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,忘记了如今我已为人母,仿佛又回到当初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毛丫头的童年时代。上百年树龄的梧桐树,三下两下顺着枝丫就爬了上去;不知渠底深浅也会纵身一跃跳了下去,那样的胆识用爸爸的话说当时真是后悔将我生成了女儿身。是啊,现在回想起来,自己小时候活生生一个小土匪,性格造就了我的,再怎样改变磨练,我终究还是将那种直爽、豪放延续至今,也是当初高考结束填报志愿时父亲建议我报考警校的原因之一。

没有什么是无法改变的,信念、理想,就连人心都会变,可是我始终相信,一个善良的人,或许是因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改变了自己的初衷,但无论在哪里,只要心中的那份坚守还存在,还依然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,那么即使改变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那一片片的红柳林、胡杨林、沙早林,是历史的见证、时代的见证,也见证了代代兵团人与大漠战斗的胜利成果。大漠的风沙带走了多少浮沉却也无法带走一片树叶,因为那片片树叶代表着每一个兵团人的心,他们对这片曾经荒芜的土地付出了血和泪;春风吹绿了大地也吹暖了兵团人的心,因为他们将茫茫戈壁变成绿洲、良田;秋风吹落了黄叶也吹出了兵团人的笑脸,因为那一望无际的良田将带来丰收的喜悦。

兵团人是勤奋的、善良的,也是淳朴的。他们懂得知足,土地给予了他们丰厚的回报,他们也会更加珍惜这宝贵的土地。我与兵团有着无法割舍的情感,不仅仅是因为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,因为我还有一颗兵团的心,人扎根在这是因为心先扎根在里。我想我这一生都无法脱离兵团这片土地,我将把自己这颗火热的心奉献于此,只因我爱这里的一切。

随机推荐: 九包邮 淘宝优惠劵网 淘宝折扣网 淘宝网折扣 淘宝网优惠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